位置主页 > 分享快乐 >文革记忆:那时、那事、那人

文革记忆:那时、那事、那人

作者 时间:2020-07-12 阅读次数:188

文革记忆:那时、那事、那人

「文革」第二年,「上海公社」夺权事起,当时掌握国家权柄的人大为讚誉并亲自为之鼓噪,他的态度尽由大字报暴风骤雨般地吹遍了「六亿神州」。全国各地一遍鼎沸,造反派组织进入了彻底疯狂、全面失控的状态,打(黑帮)、砸(文物)、抢(东西)、抄(家庭)、烧(文件)、抓(走资派)、关(牛鬼蛇神),殃及社会的各个角落。一时间墨面者相半于道,人人惴恐自危,普天下无一寸宁土。

当时我尚在农校乾着红卫兵的荒唐事,还没有回到淮南。

在淮南家中,我的弟弟13岁,上小学5年级,是时毛泽东下令全国「停课闹革命」,课堂关闭,他无所事事,唯玩耍而已。有一天他到他的学校院子后面的小山上采「老鼠花」(即莞花),在一个採石头的塘子里发现一个机器匣子,觉得好玩,就拿回家来。当天晚上,父亲下班来家看到了那个机器匣子,认出是一台老式收音机。父亲平时对子女要求极其严格,小孩子从外面拣东西回来,一要严厉审问,二要狠狠责罚。弟弟被喝问,如实陈述拣到收音机的经过,父亲煽了他一个大嘴巴,令他连夜送回原地去。弟弟害怕山上黑暗,他没有照父亲的话去做,而是把收音机送给了驻校的军代表。这一送,有人大祸临头了。

那个时候,我们的「红太阳」既仇视「美帝」又痛恨「苏修」,因此全国人民也都跟着起鬨。弟弟拣到的这个破收音机被人发现有「USA」字样,于是军代表和红卫兵及学校的教职员工造反组织开始通报追查。消息一出,马上有人出头检举:这台收音机是本校一个「老右派」的。这个「老右派」已有50多岁,名叫金珧,曾是国民党某机要部门的长官,「解放」时因为恋家而不肯远去台湾,留下来率部宣布起义,归顺了新政府。其后,金珧在「反右」运动中被罢官、划为「右派」,递解到淮南这个小地方,安排为小学教员,给了一个教珠算课的差事。

金珧被立即抓了起来,他只好老实招供:收音机是他过去在国民党某机要部门任长官的时候一个美国朋友送的,一直用着,近来有些零件烧坏了,没有备件更换,只好扔掉。军代表和红卫兵及学校的教职员工造反组织却不认为这是真的,大家以高度的「阶级斗争」觉悟推断:这台收音机可能是伪装电台,金珧与美帝国主义应该还有更深的联繫,说不定他就是美国特务机关安插的卧底——一个大特务!

于是,金珧被断然地安上了「美蒋特务分子」的罪名,先被宣布在校管制,继续深入审查,等待审判。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金珧被抓进「群众专政指挥部」,上老虎凳,灌石灰水,整得死去活来,被强迫交代与之联繫的「美国特务组织」、招认「里通外国」的罪行。不交代、不招认就用毒招继续整。1969年,金珧被押走了,据说是送到白湖农场——安徽最大的劳改营去了。

也就是这一年年底,「珍宝岛事件」发作了。

进入1970年,中国举国都在恶骂「苏联大国沙文主义」,战争的吶喊更是甚嚣尘上。在「战无不胜」的伟大思想鼓动下,全国人民意气风发、同仇敌忾,既「反美」又「反修」,根本不把它两个「超级大国」当作一回事,大有把「美帝」、「苏修」一併消灭、立马扫平全世界的劲头。被骂惯了的美国牛仔不以为意,远远地观察动静。但是俄国熊却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恼火起来,準备对中国发动一场核战争,用原子弹把中国挨排着炸上一遍,把这个昔日死命追随的「小兄弟」、今日一刻也不能相容的仇敌化为焦土,从世界版图里彻底抹掉。

建国20余年,为了在国际共运的舞台上抢风头、为了与苏联争老大、为了表示与美帝国主义不共戴天,毛泽东只顾一味地无偿「援助」朝鲜,「援助」古巴,「援助」越南,「援助」阿尔巴尼亚,「援助」坦尚尼亚、尚比亚,「援助」亚、非、拉、美、阿拉伯以及世界上一切「被压迫民族」的「正义斗争」,耗光了中国所有的国力,以致20余年没有能够建立起机械化部队和真正的海军、空军。野战军依然是「小米加步枪」与步战运动的原始方式,所谓的中国海军只有几艘鱼雷艇,空军只有几架破旧的苏制淘汰飞机。拿这样的军事力量和装备,跟一天可以奔袭千里的俄国钢铁之旅对抗,结果会怎幺样?毛泽东自己当然是非常明白的。

俄国熊当时是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总舵主」,它的强大军事力量只有美国才能与之抗衡,但是毛泽东已经把美国臭骂了20多年,宿仇积深。中、苏之战一旦打起,当时的中国既无实力也无朋友,连可以「政治流亡」的地方都没有,形势是绝对不能乐观的。因此,毛泽东一面大喊「要準备打仗」,準备死掉几个亿中国人民,一面又说「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不称霸」是说给全世界,也是说给俄国熊听的,主要的意思是:我既然没有称霸野心,你还灭我做甚?

俄国熊没有理会这一套,依然是厉兵秣马,积极运作对华作战步骤。毁灭性的战争阴云由西伯利亚迅速南移,即将推入中国的雄鸡形版图。正当千钧一髮之际,美国牛仔向俄国熊发话了:如果你消灭了中国,仅仅只是这一场战争的开始!

气势汹汹的俄国霸主勃列日涅夫与总理柯西金被吓得愣住了,他们已经放到核武器制动按钮上的手指头悄悄地缩了回去——中国得救了,人民得救了!毛泽东突然明白过来:曾经在抗日战争中付出重大牺牲、积极帮助中国的美国牛仔又一次保护了中国,保护了他和他的折腾政权!于是,中国开释了那些「文革」以来被当作间谍而整治的美籍在华人士,恢复了早已断绝的某些「美国朋友」的关係,让他们拉线,派出中国的运动员到美国打乒乓球,然后把美国的运动员邀请到中国来,说的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小小银球传友谊」。

被灌输了满脑子反美思想的中国老百姓,第一次听到对势不两立、十恶不赦、灭之而后快的美国鬼子居然也能讲「友谊」!一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感到这很奇怪,太不可思议。

就象一个有意与前夫复婚的女人,经过将近一年的闪烁其词、明里暗里、扭扭捏捏的交往,于一九七二年二月二十一日,中国终于请来了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理查德·尼克鬆。在会晤的时候,毛泽东与之紧紧握手,称其为朋友,甚至故意临时製造外交事务以外的话题,与之说笑、调侃,以示亲密无间。还说「我们共同的朋友」蒋介石会很不高兴、刚刚被弄死的「林副统帅」也是反对他与美国人交朋友的,还叫夫人江青陪同他们看戏。当时发表了公告,御用报刊为中、美交往做了报道。当然,支持这个交往的都是好人,反对这个交往的都是坏蛋。

据说,「红色牧师」董健吾是美国记者斯诺的朋友,曾被打成「美蒋特务」、判刑,被折腾的死去活来,斯诺受邀来华,董健吾在咽气前获免。不知到了这个时候,金珧的「美蒋特务」罪名被取消了与否?与金珧一样罪名的千万个无辜的人昭雪了与否?唉,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啊,我们经历了一个什幺样的时代、一个什幺样的人?!

2016-5-8

来源:博客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